佛教的神通觀

  九歲那年生日,同學送了一本有關巫術的書,那時對書中所記載的一些神怪之事感到不可思議,也疑惑世界上真的有這樣的力量嗎?如果真的有這股力量,那擁有者除了可以改變物質的變化外,還可以改變什麼?如果沒有這股力量,那些灑豆成兵.點石成金的故事,就可能是人們心中的幻想或是為了某種目的而誇稱的事蹟…
  不管有沒有這股力量,人們心中有所求時,總是希望有解救他們的方法,很自然的,神通.神蹟在任何時代都是吸引人的,在佛陀時代,婆羅門教為大多數人所信仰,佛教算是新興宗教,在婆羅門教頗重神通的情況下,佛陀要如何宣揚教理?佛陀對神通的態度是如何?佛入滅後,弟子所集結的小乘及後來的大乘對神通的態度有何不同?以下將一一探討


一.神通從何而來?
  佛教的神通是經由禪定修行而來,也就是說修行中所引發的自身真實的能力,要修初禪.二禪.三禪到四禪才可以學習引發神通,神通是修行中的階段與過程,《雜阿含經》卷十八中云:是故比丘,禪思得神通力,自在如意, 為種種物悉成不異。比丘當知,比丘禪思,神通境界不可思議。……

二.神通的種類:
  神通可分為六種,而佛陀特別提出"漏盡通",這是因為若得前五項神通仍不免於生死流中轉,未能斷煩惱轉清智,惟有習得漏盡通方能出生死流,此五項 神通與外道神通同,如佛陀曾向婆羅門的瑜伽大師鬱陀羅羅摩子修習冥想(禪定)功夫,佛陀修至四禪八定中的最高定:「非想非非想定」。但佛陀在「非想非非想定」中,未見解脫生死之道,又阿含經典中記載佛陀悟道之夜,在初夜、中夜分別證得宿命通、天眼通,但並沒有證得「心解脫」,直到後夜方證得「欲漏心解脫、有漏無明漏心解脫、解脫已,便知解脫一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更受有,知真如」,證到了漏盡通,解脫生死。以下說明神通的種類:

  (1)神通智證通:(即神足通、神境通)
包括「能到」(神足)與「轉變」(變化)兩類功能。「神足」意謂能飛行虛空、穿山越岩、透壁通垣、入地履水、或手捫日月,身至梵天等。「轉變」意謂能隨意變化自己的身形,或變化一身為無數身,或以無數身合為一身;也能自身放出煙焰如大火燃薪般猛烈。佛陀弟子中以目連神足通稱第一

  (2)他心智證通:(又稱「他心通」)
指能感知他人心思、情緒、意念的功能。並了解眾生心的種種特質。

  (3)宿命智證通:
能夠憶起自己及眾生多生累劫的事蹟,包括出生地、姓名、種族、形色相貌、 生活習慣、飲食好惡,壽命長短、以及一生苦樂際遇等。

  (4)生死智證通:(又稱「天眼通」)
能以天眼睹見眾生所為善惡,因果業行,以及死後神識的輪迴去向。

  (5)天耳智證通:又稱「天耳通」,能夠聽到人間及天上的各種聲音。

  (6)無漏智證通:(又稱「漏盡通」)
漏謂煩惱。漏盡通是由能徹底修習四聖諦的道理,而斷除一切的煩惱,永離
生死輪迴。

三.佛陀對神通的態度:
  在佛陀剛開始宣揚教理時,婆羅門教仍為大部份人所信仰,而婆羅門教重神通,幻力,佛教是一個新興宗教,須要有吸引大眾改宗的力量,在佛經中出現了不少佛陀和弟子們顯神通的故事,這可說是為宣說教理所做的一時方便。

  例如:《增壹阿含經》卷十四中記敘佛陀得道不久,曾一人獨往尼連禪河附近,欲度化一個事火外道優樓頻螺迦葉,這個外道有五百個弟子。另外他有兩個弟弟,也都各有二百五十個弟子。佛陀以借宿為名,和優樓頻螺迦葉打交道,這位老迦葉招待佛陀住在一個石窟中,並告知佛陀窟中有一條噴火的毒龍,佛陀以神通力降伏毒龍,又展示種種超越老迦葉的神通力,拆穿老迦葉自以為自己已是得道阿羅漢的假相,使老迦葉及他的二位弟弟並所有弟子,一同皈依佛陀,出家修道。

  又《增壹阿含經》卷二十二描述信佛的須摩提女嫁與事外道的大富豪滿財長者子,乞求佛至其夫家接受供養,佛為了要度化須摩提女事外道的夫家,就和大弟子們展現神足通飛行及變化種種神通力,而使事外道的夫家立即改信佛教。又如敘述羅閱城中師事六師外道的大富豪長者尸利掘,聽從六師外道之計,假借供養佛陀之名,設計以飯食毒佛陀,以大火坑燒佛陀,結果都被佛陀以神通力化解,並感化尸利掘長者皈依佛教。

  但佛陀不只是以神通來吸引大眾,佛陀更重教理的實踐,如:《長阿含經》卷十六中記載,有一名叫堅固的長者子,請求佛陀每當有不信佛的婆羅門、居士、長者子來到僧團,希望佛陀能命令出家比丘們展現神通給對方看,以彰顯佛陀教法的偉大來折服對方。但是佛陀回拒他,並告訴他:「你知道為什麼嗎?這是因為如果比丘現各種神通,被相信的人看見了,去向不相信的人宣傳佛弟子有神通;那些不相信的人,就會露出懷疑的神情,譏嫌毀謗地說:『那還不是施用咒術的結果,那有什麼真正的神通呢?』堅固!我何必因為叫比丘現神通,而讓一些人心生不快說出毀謗的惡語呢?所以我只教導弟子們專心修行,有德莫彰,有惡莫隱。……並且我的神通法中,最重要的是教誡神通,就是依我的教誡努力修行,而終至四大永滅,煩惱永斷,得漏盡通而解脫入涅槃。」



  因此若弟子一味以神通來引人注意或是挾迫他人都是被佛陀所禁止的,佛陀制定了比丘不得在一般大眾前現神通的戒律,若是有人現神通,需由佛陀審視動機,來決定弟子是否犯戒,例如:佛的弟子賓頭盧用挾巨石滿城飛行並盤旋於跋提長者姊姊的頭頂上空,迫使跋提的姊姊皈依佛教。由於賓頭盧不但威脅了跋提的姊姊,也擾亂驚嚇了整城百姓,佛就制戒規定以後比丘不得在一般大眾前現神通。又如律部記載大目犍連有一次因救被盜匪綁架的給孤獨長者的兒子而現神通;另外畢陵伽婆蹉比丘因為同情一位牧牛女沒有華服不得參加慶祝會而暗自哭泣,就現神通為牧牛女變出漂亮的服飾;這兩件事都被其他比丘向佛檢舉,佛以他倆是基於慈悲心而現神通,所以判他們無罪。

  佛陀為防弟子一味沉於五神通中,乃告戒弟子智慧成就是第一義,在《雜阿含經》中:鴷@尊告曰:戒德具足,心遊道法,意在四諦,欲至涅槃,此是比丘之所求也。蠮鴽棓艉妒k者世俗常數,三昧成就者亦是世俗常數,神足飛行者亦是世俗常數。智慧成就者此是第一之義。鬫荅奕q也是有限的,神通不敵業力,可由下列故事中看出來:佛陀的祖國迦毗羅衛是個弱小的國家,抵抗不了琉璃王率領大軍的入侵而滅亡了。對於這件事,《增壹阿含經》卷二十六中,敘述目連曾想阻止琉璃王的入侵,想把琉璃王和他的軍隊用神通力丟到他方世界中;又想用鐵籠把整個迦毗羅衛城覆蓋起來,讓琉璃王不得入侵。但佛陀反問目連,可否把迦毗羅衛城的宿業丟擲到虛空中嗎?或把宿業用鐵籠罩住?目連則坦承自己沒有這個能力。所以佛陀解釋迦毗羅衛國會被滅亡是因宿緣成熟而今應受報。神通不敵宿業,不要說是羅漢,連佛也無法扭轉乾坤。業力是由十二因緣的網脈所形成的,要解除清理這網脈,是要靠自身以智慧破除無明網脈的纏縛,並非可以依靠神通的力量,投機取巧規避自己應負的行為後果。


四.佛經中對神通描述:
  最初的佛經是在佛入滅後由弟子們依平日佛陀所宣說的教理,記憶口頌得出,在部派佛教時期,漸漸走向了神祕化,對佛陀的神通大量記載,如:《撰集百緣經》全經宣揚唯有佛陀的宿命通能完全徹見眾生今生所受果報與過去世中行業的關係。也唯有佛的天眼通,能預知眾生未來的命運,及授記的時間。又此經中不斷重複出現描述佛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以及佛放光的文句如「見佛世尊,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光明暉曜,如百千日。」、「佛便微笑,從其面門出五色光,遍照世界作種種色,繞佛三匝,還從頂入」等。宣揚佛陀異
於常人的種種異相。
  到了大乘佛教時期,有關神通的種類、內容更加豐富神奇了。如《大智度論》卷五、卷二十八中將五神通的內容加以增加並細分;新譯《華嚴經》卷二十八有〈十通品〉,記載佛菩薩的十種廣大的神通;《法華經》卷六有〈如來神力品〉等。其中《瑜珈師地論》卷四十三總結各大乘經中菩薩禪為九種大禪,有一類是屬於「饒益有情禪」,是為了度化眾生所具備的神通力。其中包括具備能使用咒術、能呼風喚雨、能除病息災、能知世間書數、算計、資生方法等等神通能力,另外還具備神足變現、顯現神通辯才等。具體表現佛菩薩救護眾生的神通力作品,則可以《法華經》中的〈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為代表,在其中觀世音菩薩展現了三十二種救濟眾生的神通能力。除此之外,另有一些大乘經典如《維摩詰經》、《妙法蓮華經》、《華嚴經》等,是以整個神通故事為隱喻,來寓意或詮釋某項佛理的奧義。
  這些從早期強調神通的有限性.危險性到後期大量出現的神通事蹟,使佛教的神祕性加重,也使一般大眾更容易接受

*後記:
  神通的故事在現代仍持續在發生,如一些新興宗教教主以神通為號召來招募教眾,放光.浮於空中的照片等來加強信眾的信心,只要人有所求,求他力的救贖,神通的故事便會不斷的發生吧…
  相對於這種膜拜的行為,佛教早期是禁止造佛像,沒有佛像崇拜,只以法輪、塔、佛腳印等作為教義的象徵而已。在公元前3世紀到公元2世紀的印度佛教遺跡中,尚未發現有佛像存在,可見佛教是重教理的實踐,不是以神通.盲目信仰為內容,依佛陀所說教法修行,才是解脫的法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