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托爾的故事

托爾付工資給山巨人

  從前,當中間世界與華哈拉已經完成,諸神正想建家宅的時候,有一位工匠來見諸神,他說他能建築霜巨人、山巨人等絕無法侵入的堅固家屋,報酬是要諸神答應給他太陽、月亮和女神福蕾雅。但諸神提出了條件:一切只能由工匠一人負責去做,沒有任何助手,而且必需在夏天來臨前完成,如果到夏天,即使只有一件工作未完成,也不給予報酬。聽完這些條件之後,工匠就請求,希望能用他自己的馬---「斯華地法利」當助手。經過洛基從中說項,諸神終於答應了工匠的要求。這位工匠從冬天開始的第一天著手工作,他用馬拖來建築用的石頭,石頭像山一樣地巨大,諸神都吃了一驚,才知道這馬比主人還要有力。馬也知道條約已定,假如工匠誤期,一定會遭受諸神的嚴懲,尤其是一旦遇到殺魔回來的托爾,那就更糟,所以牠就特別賣力。
  工程進行得很快,冬天快結束的時候,城塞已高高聳起,堅牢異常。最後,只剩下三天就進入夏天了,這時也只剩下城門未建好,其他部分完工了。諸神召開緊急會議,互相詢問:「究竟是誰答應那工匠的條件?怎麼能把福蕾雅送人呢?如果拿走了太陽、月亮,豈不是要天昏地暗了嗎?」
  諸神知道,告成這種難局,全是洛基的責任。大家決定:「如果洛基不設法阻礙工程,就要殺死洛基。」洛基知道後嚇得直發抖,他答應諸神一定不會讓工匠取得報酬。當天晚上,工匠帶著馬去拖石頭,突然,一匹牝馬從森林中飛跑而來,斯華地法利掙脫?繩,追逐牝馬,奔入森林,工匠也跟在後面去追自已的馬。就在這追逐中,天亮了。工匠知道無法在期限以前完工,於是現出了巨人的本來形相,原來他是山巨人。諸神立刻把托爾找來,托爾揮起神槌,付工資給這工匠,但是,這工資不是太陽、月亮和福蕾雅,也不是把巨人趕回喬登海姆,而是一槌擊碎山巨人的頭蓋骨,直落到尼福爾海姆去!

托爾奪回神槌
  有一次,托爾的神槌,為喬登海姆之王---巨人托利姆所得,托利姆把槌埋入喬登海姆岩石下九噚深的地下。托爾派洛基去和托利姆談判,托利姆提出條件,要托爾把福蕾雅嫁給他,才肯交還神槌。洛基回來向托爾轉述托利姆的條件之後,托爾也束手無策。因為,福蕾雅只要一想到霜巨人可怕的樣子,已經膽顫心驚了。
  最後,還洛基想出辦法,他叫托爾穿了福蕾雅的衣服,帶著他一齊到喬登海姆去。托利姆殷勤地接待新娘,但當他看見新娘居然在一頓晚餐中吃下去八條鮭魚,一頭牡牛,還有其他菜肴,不禁大吃一驚。洛基趕快解釋說:「福蕾雅為了要見自己心愛的夫君,興奮得八天沒吃東西,所以胃口才會這麼大。」托利姆仔細向新娘看了一下,又嚇得直往後退,他問:「福蕾雅的眼晴為什麼如此烔然發光?」洛基仍說:「是因為見到夫君太興奮的緣故。」於是,托利姆再無疑心,命令部下把神槌拿來放在新娘的膝上。槌一放好,托爾就立刻脫去偽裝,抓起神槌,把托利姆和他的臣子們都殺死了。

托爾訪問巨人國---喬登海姆
  有一天,托爾帶著名叫柴爾飛的家臣,和洛基一齊到巨人國喬登海姆去。柴爾飛是人類當中跑得最快的人,他背著一個裝滿食物的大袋子。
  他們正走進一座茂密的大森林時,太陽下山了,於是,三個人一起去找住宿的地方。他們來到一棟大房屋前,推門進去,沒有主人,他們就各自睡了。睡到半夜時分,突然發生了大地震,整棟房子都在搖動,托爾叫起洛基和柴爾飛,想找一個比較安全的地方,他們發現右邊有一間房子和這房屋相連,洛基和柴爾飛走了進去,只有托爾留在門口,提著鐵槌注意警戒。整個晚上都聽到可怕的響聲,天終於慢慢亮了。托爾走到屋外一看,原來有一個從未見過的大巨人正睡在外面,夜堨i怕的響聲正是這巨人的鼾聲,托爾雖然揮起鐵槌,但也為之氣沮,沒有立刻擊下去。巨人這時突然醒過來,托爾呆呆地問他的名子。
  「我叫史克利米爾。」巨人答道:「你不用說你的名字,我知道你就是雷神托爾,睡在我手套堛煽味還錯吧?」
  聽了這一席話,托爾才知道,自己在堶惜@夜不能安睡的房子原來是巨人的手套,洛基和柴爾飛躲進去的小房子正是手套的拇指部分。
  史克利米爾說願意和托爾他們同行,吃過早飯之後,史克利米爾拿起放食物的大袋子,走在大家前面。他的步子大得驚人,托爾等三人要趕上他,真是辛苦極了。走了一天,黃昏時分,史克利米爾選了一株大椷樹下,準備在樹下過夜。大巨人說:「我要先睡了,你們可以先打開袋子吃晚飯。」
  史克利米爾說完話後立刻就睡著了,發出驚人的鼾聲。托爾動手打開裝食物的袋子,但巨人打的結卻異常的牢固,無論如何都解不開。托爾生起氣來,兩手抓住鐵槌用力打在巨人頭上,巨人醒過來問道:「是樹葉掉下來了嗎?你們吃過飯沒有?大家睡吧!」托爾說:「現在正準備要睡。」於是,托爾三人也選了一棵樹,躺下來。可是總睡不著,因為捷克利米爾的鼾聲太大了,連森林都發出回聲。托爾又抓起鐵槌,朝著巨人的頭蓋骨,盡力對準最凹陷的地方打去。史克利米爾醒過來大叫:「怎麼回事?這棵樹上大概有鳥窩,好像是鳥糞掉到我頭上來了。托爾,你怎麼不睡呀?」托爾趕忙逃開,一面說:「剛剛醒過來,還早呢!可以再睡一下。」
  但是,托爾決心再來一次,天快亮前不久,史克利米爾睡得正沉,托爾拿起鐵槌,把槌柄高高?起,再一次對準巨人的頭蓋頭盡全力打下去。史克利米爾摸著額頭坐起來,一面說:「好像樹上的果子落了下來。呀!托爾,你已經起來了?是該起來的時候啦。從這堨X發,很快就可以到烏特嘉爾德城,托爾,你覺得我龐大得嚇人吧?其實,烏特嘉爾德還有比我更巨大的人呢!你到那裡,最好別太妄自尊大,否則,烏特嘉爾德•洛奇的家臣們絕不會放過你這矮子的!現在,你從東邊去,我要往西邊走,咱們就此分手了!」
  話一說完,巨人就揹起袋子朝森林堥咱h。托爾既不想多添旅伴,也不想挽留他。一行三人繼續往前走,快近中午時分,平原中顯出一幢城堡,高聳入雲,把脖子朝後仰到和肩膀平行,才能看見城堡的頂端。入城一看,有一座宏徫的宮殿矗立眼前,宮門寬闊無比,托爾等三人走了進去。大廳中的椅子上坐著好幾個罕見的大巨人,再往前走,就來到名叫烏特嘉爾德•洛奇的國王面前。托爾、洛基、柴爾飛彬彬有禮地向國王表示他們的敬意。國王露出了嘲諷般的笑容說:「這位年經人想必就是托爾了!」他向著托爾說話:「你的本領大概是不能以外表來衡量的,你和你的同伴各人的特長是什麼?一定每人都有一技之長吧?」
  「我有一項本領。」洛基說:「我可以比任何人都吃得快,如果有人想見識一下,我立刻就能證明給你們看。」
  「這確實是一項特技,應該表演一下。」國王說。
  於是,國王把坐在最遠處,名叫羅基的臣子叫過來和洛基一較勝負。首先,在大廳中間放一個裝滿了肉的細長木槽,羅基首和洛基分別站在木槽的兩端,儘可能趕快把槽中的肉吃掉,一面吃一面往中間走。結果,兩人正好在木槽的中央碰頭,但洛基只不過吃掉了槽中的肉,對方卻連骨頭帶木槽一齊都吃掉,所以,洛基輸了。
  國王又問托爾年經的隨從會什麼本領,柴爾飛回答說願意和人賽跑。但一定要國王親自在旁觀看。於是,國王站起身,率領所有的大臣一齊來到宮外美麗的平原上,他派了名叫費吉的巨人和柴爾飛比賽跑。一開始跑,費吉就佔了先,當他從終點跑回來的時候,柴爾飛才離起點不多遠,一次又一次,柴爾飛終於不能不認輸。國王這次對托爾說:「你一向以武勇聞名,讓我們見識一下你驚人的絕藝吧!」托爾說:
  「我願意比一比酒量。」於是,國王命令負責斟酒的僕人拿來一個四方形的大杯,這是舉行宴會時罰酒用的杯子。僕人把杯子遞給托爾,國王說:「如果你是一位善飲的人,就一口氣把整杯酒喝下去,一般人只能喝半杯,最差勁的人只能喝下三分之一。」
  托爾打量一下手中的杯子,雖然稍覺闊大,但並沒有大得驚人,何況自己又正口渴得很,於是立刻舉杯就脣,不喘氣地喝下去,可是停杯一看,酒似乎一點也沒有減少。托爾吸了一口氣,又拚命牛飲,等到把杯子拿開一看,仍然沒喝下多少。
  國王說:「托爾呀!你覺得怎樣?如果三口還喝不完,不如讓我們再看看你其他的本領吧!你的酒量並不如人家傳說的那麼大,呵!」
 托爾一聽非常生氣,又把杯子舉到嘴邊,想要拼命把酒喝光,但杯底無論如何還剩著一點酒,總喝不完,他只好停下來,把杯子還給僕人。
  「從這點就以知道,你並如傳聞所說那麼了不起。現在,能讓我們看看其他的本領嗎?也許,你不願意了吧?」國王嘲諷地說。
  「要我表演什麼?」托爾問。
  「是一種很平常的遊戲。」國王說:「連小孩都會的。那就是把我養得貓舉起來。如果不是你剛才表現得不太精采,本來是不該讓偉大的雷神托爾來做這種遊戲的。」
  說完後,國王就把一隻大灰貓扔到大廳中間來。托爾把手伸到貓腹下,用力想把牠從地板上拉起來,但是,貓只不過是弓起背而已。托爾用盡了所有的力量,也只不過舉起了貓的一隻腳,托爾只好認輸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國王說:「貓太大了,托爾和我們國家堛漯F西比起來,實在顯得太小了。」
  「你說我小?不管是誰,有沒有人願意在我生氣的時候跟我角力?」托爾非常生氣地說。
  「似乎沒有一個人可以跟你角力。」國王一一看著在座的人說:「哦!有了,把奶媽愛莉找來,如果你願意的話,就跟這老太婆角力!他可以接連摔倒好幾個比你更壯的人呢!」
  話剛說完,一個缺牙的老太婆走進大廳,國王命她和托爾角力,並吩咐她:不要太認真了!托爾走向前,緊緊抓住老太婆,但老太婆卻站立不動。雙方相持了很久,終於托爾移動了老太婆一隻腳,但自己卻一隻腳膝蓋跪倒在地上。就在這時,國王起身終止了這埸比賽。天已近黃昏時分了,托爾和同伴都被邀請入席,吃喝之後,安睡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托爾等三人預備回去,國王殷勤地給他們餞行,並親自送他們到城門口。臨別時,國王對托爾說:「這次旅行一定讓你大為沮喪吧!比你強的人居然有這麼多!」
  「這是奇恥大辱。」托爾回答說:「最叫我難過的是,在你眼中我竟然成了無用之人!」
  「哦,不!」國王說:「既然你現在就要離開,以後也不會再來,我就把一切實情對你實話實說吧!如果我早知道你擁有如此怪力,絕對不會讓你到這城堥茪F。這以前發生的種種事情,都是我用魔法幻化的,為了混紊你的眼睛,欺騙你。首先,在森林中,你遇見的那個大巨人,就是我,那解不開的袋子,袋口是用鐵絲綁住的。你用鐵槌打我三次,就是最初最輕的那一擊,我也必死無疑,但我很巧妙的躲開了,你的槌是打在山上的。那座山多了三個大坑,其中一個簡直深得嚇人,這都是你鐵槌的的力量。你們和我的臣子比賽,也同樣被幻術矇騙了。首先,比賽食量的時候,你的人把肉全吃光了,但和他比賽的羅基卻是火燄幻化的,所以不僅是肉,連骨頭帶木槽全吃光了。跟柴爾飛比賽跑的費吉是「思想」,所以,柴爾飛無論如何都追不上。輪到你的時候,要你把杯中的酒喝乾,但卻不知道,那杯的一端就是海,只要到海邊一看就知道,你那三口使海水下降了多少,你的確非常了不起,不但我前所未見,甚至見到也不敢相信呢!舉貓的事更為驚人,當那隻貓一腳離地時,我們大家都怔住了,你以為那是貓,其實那是環繞中間世界的大蛇!跟愛莉角力是最嚇人的,愛莉就是「時間」!沒有人能不一敗塗地的,你
卻只過單膝著地而已。呵!已是分手的時候了,請別再來,這是對你我雙方都好的事。如果你再來,我會用更厲害的幻術來阻止你,那就未免有損你的名譽了!」
  托爾越聽越氣,抓起鐵槌就向國王投去,但轉眼間,烏特嘉爾德•洛奇已經不見?影,連城堡也消失了,眼前只有一片茫茫的曠野。

托爾奪取巨人大鍋
  每年,諸神都要在海王愛吉的宅邸開一次豪華的宴會。但,托爾每一次都覺得沒有足夠他飲用的酒,深表遺憾。於是,他把自己的遺憾告訴了主人愛吉。愛吉說:「這是因為我這裡沒有一個足夠供應諸神飲用的大鍋。你能幫我找一個大鍋子來嗎?」
  可是,沒有人知道,什麼地方有這麼的大鍋子。大部分的神甚至連聽都沒聽過。這時,戰神狄爾想起來了,他說:「呵!我的父親西米爾有這樣大的鍋子呀。這鍋子非常大,有二公里深。」
  「能設法得到它嗎?」托爾說。
  狄爾:「嗯,我的父親是個有名的壞脾氣,除非用騙的,否則很難得手。」
  於是,托爾和狄爾便出發到巨人國去。到喬登海姆時,狄爾的母親很高興地備酒歡迎兒子的歸來,然後,用手指著放在樑上的八個大鍋說:「你們可以藏在那鍋子裡。因為西米爾不大喜歡客人來。」
  黃昏過後,巨人西米爾才打漁歸來,全身覆滿雪片,鬍上掛著雪柱,只要身體一動,雪柱便互相衝擊,發出卡拉卡拉的聲音。
  妻子溫雅地迎上去,說道:「回來了,西米爾!兒子也回家了,還帶來了一位朋友托爾。他們在那邊的鍋子裡。」
  西米爾以可怕的臉色,瞪著接爾跟狄爾隱藏的地方。在這銳利的眼神中,柱子裂開了,頭上的大樑也一根根地粉碎,鍋子全滾落到地面上,只有一個最粗糙的還完整無缺,其他的全化成粉了。
  托爾與狄爾從隱藏的地方爬起來,巨人與諸神互相瞪著,巨人之敵托爾到家裡來,對西米爾來說,是一件很叫他不高興的事。但他仍不忘去款待客人。他帶來三隻鹿,用牠作晚餐。
  托爾幾乎吃掉了兩隻鹿。食量如此之大,使西米爾頗為吃驚。他生氣地喃喃自語道:「明天非再多準備一點食物不行。又得去找食物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西米爾準備去釣魚。托爾要求跟他一起去,西米爾也答應了。
  「呵,用什麼作餌比較好?」托爾問道。
  西米爾依然用不高興的臉色回答:「到家畜房找找。也許可以找到一些可以作餌的東西!」
  托爾到牧場去看看,西米爾的家畜正在吃著草。他抓了一頭最大的牡牛,把牠的頭扭了下來。
  西米爾看到托爾帶來這樣的餌,真把他給搞得胡裡胡塗,對托爾道:「你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傢伙。」
  他們終於搭船出發。托爾坐在船尾,拿起兩隻槳,開始划起來。船飛奔而出。西米爾,也划著槳。船迅速地向海面衝去。
  過不久,西米爾放下槳,對托爾說已到了平時釣魚的地方。但扥爾卻說再往前走一點點,他仍然用力划槳,船像箭矢一般向前衝去。
  過一會,西米爾道:「不要再划了,前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海底有中間世界的巨蛇。」
  「什麼,還早呢。」托爾說。他仍然划著槳,西米爾嚇得發顫。
  過不多時,托爾終於放下船槳,準備釣魚。西米爾很快就釣到了兩頭鯨魚。
  托爾在牛頭上扣好?針後,便把它用力拋進海裡,?針慢慢地沉到海底。他要釣的不是鯨魚,而是中間世界的巨蛇。
  海底的中間世界的巨蛇看到扥爾投進來的牛頭,立刻攫住它,吃了起來。?針終於釣住了牠的下巴。巨蛇知道被?針?住後,嚇得跳了起來,猛拉著釣繩。托爾緊握住繩子,拳頭被拉得要抵住船槳。劇痛使托爾發起脾氣。他把全身的力量運到腳上,雙腳頂著船緣,拼命地拉著繩子。就在這個時候,托爾的腳踏碎了船緣,落到海上。
  但,托爾仍用他驚人的力量把巨蛇拉到船邊。真是一幅嚇人的景象。巨蛇猛吐著毒氣,並猛然地在水面上騰躍。海底的怪物都因此渾身發顫。岩石崩解了,大地搖幌著,西米爾嚇得臉色?白。
  托爾揮起神槌妙尼爾,想要打擊巨蛇。嚇得發抖的西米爾抓著刀切斷了掛在船緣上的釣繩,巨蛇立刻便沉入海底。
  這舉動,使托爾氣得冒火揮拳痛毆西米爾,並把他倒浸海裡,只露出腳底。過一會,托爾又把他拉到船上來。
  西米爾沮喪地把船划回岸上。他垂頭喪氣,默默地坐在船尾。船快到岸的時候,他才恢復一點精神。這時,他搭訕地對托爾說:「喂,托爾,要把船拖回海灘,還是把鯨魚運回我家?」
  西米爾認為不管那一樣,托爾都無能為力的。因為那船非常之大,而從海灘到家這段路程又是一段很陡的山坡路。
  可是,托爾一聲不吭地彎下腰,也不把船裡的水弄掉,就隻手把船拉到海灘上,然後,把它抓起來,自由自在地運到巨人家,船上的槳以及兩頭鯨魚一起運回來。
  西米爾還是不滿足,晚餐時,他拿一個酒杯給托爾,說:「不管你划船划得多好,不管你能搬多重的東西,你要是能把這杯子弄破,我才承認你是真正的豪傑。」
  托爾接過酒杯,往西米爾家裡的黑石柱敲擊,柱子被敲出了裂痕,但酒杯仍然未傷分毫。
  這時,西米爾的妻子突然對托爾低聲語道:「喂!敲西米爾的頭看看,因為它比什麼都硬!」
  托爾站起來,用盡一切力量,把酒杯敲在西米爾的額頭上。西米爾的頭分毫未傷,酒杯卻粉碎了。
  巨人西米爾非常痛惜酒杯之失,但他又無法責備托爾。他接著又指著家裡的大鍋說道:「你要是能舉起這鍋子,我就把它這鍋子送給你!」
  起先,由狄爾去舉。狄爾用盡全身力量仍然無法舉起分毫。
  然後再由托爾去試,他用雙手抓住鍋邊,用力往上舉,因為用力過猛,把地板也給踏碎了。鍋子終於給托爾舉了起,於是,托爾跟狄爾立刻奔離巨人之家,奪路而行。過不久,回頭一看,西米爾帶領許多巨人從後追來。看了這情景,托爾就站住,把大鍋放在地上,在頭上揮舞著神槌,然後用力往巨人群投去。僅次一擊,巨人們就全給擊垮。
  托爾終於得到了西米爾的大鍋,他們把它運到諸神那裡。從此以後,在愛吉宅邸開宴會時,就不愁酒不夠了。

下一頁